中文|English|工作邮箱

中国循环经济协会

文一波:掘绿金要有定力

来源:21世纪经济2014-07-18 13:59

当“十二五”规划再次强调环保产业的战略意义时,文一波早已经在这个被外界视为“绿金”的行业掘金了20余年,其中的辛酸苦辣无数,但正是对恢复中国青山绿水的愿景,让他与团队始终保持着前行的“定力”。


而且,多年来中国的环保业,特别是水处理行业一直多被国企所垄断。政府干预严重,加之污水处理属于市政领域,因此少有民营企业问津。然而政府部门并不是研究部门,技术、设备只能从国外引入;同时资金有限,再加上引进技术很难符合中国国情,多年来污水处理很难达到理想效果。


在1999年,文一波率先将BOT模式引入这个领域,桑德环保集团成为分羹这个行业的少有民营公司。


这其中的原因,用文一波的话就是凡事要先想但又务实。既不能眼高手低也不能反之而行。


工程师下海


出生在湖南湘潭的文一波,对大自然的那份美好有种潜意识的向往,蓝天白云碧水,组成了理想中的王国。


抱着这种梦想,18岁的文一波考上了兰州铁道学院环境工程系,又在4年后如愿以偿的走进了清华大学攻读环境工程专业的硕士学位。在清华,文一波投入环保科学界著名教授钱易的门下,这也成为他此后人生的转折点。


谈到钱易老师,文一波最感慨是她对学术的态度和她对学子严谨思想的培养。在校园里,他悉心跟随导师学习科研方法,一点一滴的练就了一身“好功夫”。然而,在学习过程中,他意外获得了施展才华的机会。


那时,他刚上研二,遇到鞍钢的焦化废水项目,这个当时国际化的难题,揪起了他的好奇心。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他下定决心去攻克,并单枪匹马跟鞍钢代表团谈判。这个初出茅庐的清华学子表现出超人的潜能,在谈判桌上充分展现了扎实的专业根基、敏锐的思维方式,最终参与了这个项目。


1989年,文一波毕业分配到化工部规划设计院工作,主要负责两亿以上的大型化工项目审批工作,在那个年代,属于众人追求向往的“铁饭碗”类型的工作。但是,对环保行业的未来充满信心的他并不安于现状。


文一波的创业始于1993年,在化工部任职的他禁不起两个同学的怂恿,半推半就同意下海,创业艰难,起始资金从100万变成了40万,同学没能熬住亏损,一走了之,他自己留了下来,选择了轻车熟路的污水处理做突破口,从辽宁锦州一个啤酒厂废水处理项目做起,开始掘金“绿金”的征程。


不抛弃不放弃


在这个征程中,保持“定力”是他成功的关键。


创业不再简单的遵循做学术那一套理论方案,摆在面前的问题错综复杂。如何科学管理才能让企业活下去,这让学理科出身的文一波大伤脑筋。


最初关于创业的理解——只要技术好、产品好就能有市场——被现实玩转的支离破碎。启动资金很快告罄,桑德挣扎在生死的边界线上,等待着劫后重生或是灰飞烟灭,“如何生存”这是个问题。那段时间,事无巨细文一波必一一过问,每每电话铃声想起,都会让他紧张半天,彼时于他来说“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”。


在1999年,他提出了“中华碧水计划”——要让中华大地浸润在干净的水源中,成为环保行业的热点话题和热点人物。“一腔热血,容易冲动,当时我做这个事,就是想让社会包括资本市场都知道。”这个计划给他带来了第一个BOT模式的项目,初步解决了市政水处理市场化难题,也带来一群竞争对手。


1999年到2000年,文一波用了600多天与北京市政府磨合,进行艰难的政策探路,直到2000年12月,北京市肖家河、通州区卫星城两个市政污水处理的BOT项目才告批复,成为民营企业投资兴建市政污水治理项目的首例。


“桑德用BOT的方式激活了整个污水处理市场,企业也迅速成长,但是,投资环保的基础设施需要大量的资金,对接资本市场格外重要。”文一波如是解释了商业模式与资本运作的关系。如今,文一波坐拥两家上市公司——以固废处理为主业的桑德环境、以综合供水和污水处理解决方案为主业的桑德国际,且产业链已经贯通,业务集合技术咨询、工程设计、设备开发制造、工程实施、项目运营服务为一体。


长期从事技术,他一直认为资本运作“和专业没有关系,是一种思维方式和学习方式”,旗下公司的两次上市让他在资本市场的操作越来越娴熟,“我经常和国际投资人沟通,我有更多的学习机会,人家会问我很多问题,也会和我讲很多资本运作的手段。”


文一波与生俱来的不服输精神,给企业慢慢的注入了新鲜血液。培育一个企业的成长,最重要的是企业家自己要有定力,这样外界和团队才会对企业有希望。


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“不抛弃不放弃”,发挥创新机制,不跟风,另辟蹊径,终能看到希望的曙光。这些都是他一路走来总结出的经验,“不管做什么,起步的好坏并不重要,关键是能坚持到底”。


关注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官方微信
2017循环经济
展览会、论坛